為何美聯儲救市失敗?大空頭席夫:他們其實在幫倒忙

宛如2008年戲碼再度上演

  發布時間:2020/04/03

席夫表示,美聯儲過去‘幫助’了太多次市場,這正是我們現在處境如此窘迫的重要原因。他們應該讓市場按照自身規律去下跌。事實上,正是因為他們一次又一次地‘幫助’,阻止了市場的合理調整,才會讓我們在今天面對如此巨大的麻煩。

美國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之后,美聯儲迅速動作起來,向金融系統注入了數以萬億計的美元,來“幫助”經濟度過危機,宛如2008年戲碼再度上演。然而,在曾經準確預見到當年房市崩盤、次貸危機和全球金融危機的著名金融評論家、投資人席夫(Peter Schiff)看來,這樣的“幫助”實際上是在損害經濟。他在網絡廣播當中指出,其實完全可以說,美國之所以不得不面對眼下的經濟危機,很大程度上都是2008年那些“幫助”導致的。

2008年12月,美聯儲將利率降低到了零,當時大多數主流觀察家都堅持說,這只是一種暫時現象。決定發布的當天,前聯儲理事安格爾(Wayne Angell)還在CNBC宣稱,“美聯儲只是做了他們需要做的事情”,還有,“伯南克不會像格林斯潘那樣讓寬松政策持續過長的時間”。

美聯儲發起量化寬松操作時,主席伯南克本人也曾信誓旦旦地說,美國央行是有退場策略的。他對國會解釋說,他們要執行的政策與債務貨幣化有本質區別,因為美聯儲不會成為永久性的融資源頭。他向國會保證,購入的國債只是臨時存放在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上,一旦危機結束,美聯儲就會全部賣掉緊急狀況下購入的債券。

可是現實當中,誰也沒有看到過他們的退場策略。

席夫當時就表示了他的擔憂——美聯儲很可能是正在走上一條無法回頭的單行道。

“這些家伙嘴上總是說著‘不必擔心,一切只是暫時的’。可是,十二年過去了,我們再次看到了零利率,量化寬松更徹底沒有了限制。什么叫做暫時呢?……我從當年開始就一直強調,如果美聯儲無法立即加息,那么等到將來他們使得更多人背負上了更沉重的債務負擔,他們就更不可能加息了。這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。這就等于先讓所有人對毒品上癮,再假模假式地談論讓他們戒毒。”

當然,美聯儲也確實曾經嘗試過讓利率正常化,嘗試過縮減資產負債表。在2018年,應該說他們還真的是很認真地要完成這些任務。遺憾的是,此時寬松政策已經綿延十年,想要收手是來不及了。結果就是,美聯儲的嘗試直接導致了股市的崩盤,迫使他們迅速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。

現在,很多人都將責任歸到疫情頭上,但事實是,在公共健康危機爆發前,向著零利率的進軍其實就已經開始了。

轉眼到了今天。席夫評價說,和鮑威爾現在的所作所為相比,當初被認為是寬松代言人的伯南克看上去簡直像是個超級鷹派。

“現在的美聯儲已經魯莽地闖入了一個未知世界,但是這一切的開端卻是在很早之前。”

雖然美聯儲拼命刺激,印出了不知道多少鈔票,但是道指還是錄取得了史上表現最為糟糕的第一季度。

“我們當然可以想象一下,如果美聯儲什么都沒有做,沒有馬力全開去挽救市場,后者現在又會怎樣?”

關鍵在于,高屋建瓴地看,美聯儲幫的其實是倒忙。

“問題就在這里。他們過去‘幫助’了太多次,這正是我們現在處境如此窘迫的重要原因。他們應該讓市場按照自身規律去下跌。事實上,正是因為他們一次又一次地‘幫助’,阻止了市場的合理調整,才會讓我們在今天面對如此巨大的麻煩。”

美聯儲今日行動的力度之大,速度之快,讓他們2008年的那些政策都相形見絀。誠然,新冠病毒疫情的沖擊不可小覷,但是席夫再三強調,疫情并不是真正的問題本身,而只是戳穿早已存在、不斷膨脹的泡沫的那根針。即便沒有疫情來襲,泡沫的破滅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。在此之前,席夫就已經多次預言第四次量化寬松的力度將遠超前幾次。

“我了解現實,我發現了巨大的泡沫的存在。歷史告訴我們,泡沫膨脹得越大,破滅的結果就越嚴重,而要努力保住它不破滅,需要的動作力度就越大。我知道下一次,他們會想盡一切辦法去嘗試,其中就包括史上最大規模的量化寬松。事實就是,他們甚至超越了我的預期——這一次的量化寬松是無極限的。”

席夫說,美聯儲當下的政策其實就是踩下了駛向惡性通貨膨脹的油門。

“對于經濟和市場而言,這將是所有可能結局當中最可怕的一種。”

河北十一选五遗漏一